V:CCTVZXGZ

我反对给《漫长的季节》扣帽子

娱乐频道 2023-05-13 18:07:47171704CCTVYehua

  不出意外的话,《漫长的季节》坐稳了今年国产剧的第一把交椅。

  豆瓣评分一度高达9.5,什么概念呢?《沉默的真相》够厉害了吧,也就9.0分。

  现在评分掉了0.1,稳定在了9.4分,大概是因为口碑上出现了一些争议。

  我仔细看了看网上存在的负面声音,最主要的观点可以归结为俩字:

  爹味。

  部分观众认为,《漫长的季节》确实是好剧,但看剧的时候闻到了爹味,影响了观感。

  爹味当然不是物理意义上的气味,这个词和“有毒的男子气概”比较类似,常用来形容这类人:

  言行举止太大男子主义,以自我为中心,好为人爹,喜欢说教。

  说一部剧有爹味,大概包含两层意思,一是这部剧里有爹味的角色比较多,二是这部剧以男性视角为主,并且有歌颂男性贬低女性的情况存在。

  《漫长的季节》是这样的吗?

  先别着急支持或是反驳。脑门一发热就站队和别人对喷,是最没意义的事情。

  说实话,第一遍看《漫长的季节》,我还真没往爹味这上面想。

  不过,虽然我很喜欢《漫长的季节》,它能排进我个人国产剧近十年的五佳,但这不代表我就完全容不得批评它的声音,相反,对于我越喜欢的剧,我越愿意听听不同的看法,何况,作为男性观众,我可能本就容易忽略像“爹味”这样的问题。

  带着疑惑二刷了这部剧之后,我决定在这里分享拙见。

  先说我的结论:

  《漫长的季节》里的确存在有爹味的角色,但《漫长的季节》并没有歌颂这种爹味。这部剧也的确刻画了一些不太正面的女性角色,但我并不认为它是在贬低女性,说它贬低女性,有点上纲上线。

  最重要的是,讨论这部剧,不是不能从性别议题入手,但如果把性别议题当重点,那就走偏了。

  毕竟,《漫长的季节》所要贬低或者说要批判的,不是爹也不是妈,而是一个没有性别的庞然大物。

  先说有没有爹味这个问题。

  范伟饰演的王响,身上有没有爹味?

  当然有。但是,在全剧三条时间线里,王响的爹味在1997年线和1998年线中显得非常明显,教育王阳的方式简单粗暴,在妻子美素面前也是一副大男子主义的派头,你说这时的王响有爹味,一点问题都没有,他就是那种中国传统家庭里最常见的爹,很多言行看着是令人挺讨厌的,你打响指他吹喇叭,没有有效交流,只有父权施压。

  但二十年后,王响和王北的父子关系,发生了明显变化。第一集里,这父子俩一出现,是王响在王北打工的便利店里和他开玩笑,然后商量着一起去北京旅游的事儿。这样的父子关系,可让人闻不到半点爹味。

  在经历了王阳和美素的悲剧之后,王响肯定反省过自己,给自己来了个精神洗澡,洗去了浓烈的爹味。

  说白了,创作者当然知道爹味不是啥好东西,所以让有爹味的王响遭遇了悲剧,让没爹味的王响迎来了新生。

  这是歌颂吗?

  同理,有爹味的龚彪得到的也并不是幸福美满的家庭。他最大的槽点是游手好闲还败家,在妻子工作的时候把电视声音开得很大令人心烦。但创作者显然也没有歌颂龚彪的行为,创作者只是想让我们看到一个完整而真实的龚彪罢了,他不是个好丈夫,也不是个事业有成的人,他的缺点被非常鲜明地和他仗义幽默等优点一起被呈现。

  简而言之,生活中有王响和龚彪这样的人,所以剧集把他们创造了出来。

  爹味是他们的一部分,趣味也是一部分,少了哪部分,都不真实。看在观众眼里,讨厌和讨喜也是并存的,有这样的复杂度,才是活人,才是好角色。

  你不能说《漫长的季节》里的角色有爹味,这部剧就有爹味,就像你不能看到灭霸要打响指就指控漫威要毁灭世界。

  至于女性角色的薄弱,或者说女性视角的缺乏,这则是一种创作局限性,但任何创作,都一定存在局限性,我写文章还缺乏非裔美国人的视角呢,这也不可能顾忌到啊。

  男性创作者照顾不到女性视角,太正常不过,这部剧也并没有刻意贬低女性,全剧最令人反感的角色,应该是沈墨的大爷沈栋梁,这个人不就是男的嘛。当然,沈墨这个女主是杀人犯,像殷红这样的角色也算是反派,黄丽茹生活作风不太好,这些似乎是给观众造成了剧中女性角色比较负面的印象,你要非得说这是缺点,我无话可说,但揪着不放,上纲上线,真的没有必要。

  任何一个故事,都有正面角色和反面角色,这些角色可以是男性也可以是女性,创作者要考虑的,只是哪个角色做哪样的事更合理,而不是哪个性别更应该好一些或坏一些。

  话说回来,《漫长的季节》要批判的到底是什么呢?

  很多朋友追完这部剧的共识是,作为悬疑剧,它其实也就是中上水平,但作为年代剧,它足以封神。

  有人说,《漫长的季节》是“时代的悲歌”,但我想说,这部剧不只是悲歌,也是檄文。

  悲歌,是命运的悲歌,这部剧里,每个人都被困在自己的宿命里无法逃脱,二十年里,解不开的不只是悬案,更是命运的结。

  檄文,是无法逃脱后的反思,是认命之后却仍不甘心的追问,是为何如此,是何至于此,是谁该为这一切买单?

  命运当然是不可捉摸的,但一切美好或悲惨的命运背后,都有来自现实的力量在有形或无形中推动,当我们回看《漫长的季节》整部剧,其实可以将这种力量简单地写成两个字:

  桦钢。

  如果说这部剧真把什么味儿刻画到极致,那一定不是爹味,而是厂味。

  是厂,造就了爹。

  桦钢对于王响这些工人来说,是生活的底气,是心中的信仰,是骄傲的来源。

  王响以自己是桦钢老人为荣,喜欢说是自己的父亲挖了桦钢的第一揪土,为儿子想好的后路,也是进厂接自己的班。

  但结果是,爹要下岗了,儿子接不了班了,厂子办不下去了。

  体制崩溃了,集体破碎了,信仰崩坍了。

  剧里的九十年代末,是勃勃生机万物竞发的时代,是市场经济越来越活跃的时期,也与之对应的,是国企改制,是许多人在一夜之间丢了饭碗。

  混乱可以是阶梯,有人大步向前,但混乱也只是混乱,有人困在原地止步不前。

  说这部剧是时代悲歌,搞得好像“时代”是罪魁祸首一样,但“时代”是冷冰冰的,是无意识的,“时代”沉默地接受了人们赋予它的一切。

  《漫长的季节》要批评要控诉的,当然不是时代,而是那些在大时代的洪流里浑水摸鱼的人,是那些借着权力机器为所欲为的人。

  真正的爹味,不是个体身上的爹味,而是权力给某些人带来的厂味,要说父权,君权才是最大的父权,借着权力当伥鬼的吴厂长邢科长等人,才是这部剧真正要贬低要批判的对象。

  剧里的大部分角色,其实可以借用陀思妥耶夫斯基一部小说的名字来代指:

  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。

  这一边,吴厂长和港商一劳永逸,另一边,美素的手术费用怎么都没有下文。

  吴厂长可以临时起意,就把龚彪的名字加入下岗名单,赵主任只需要在签字盖章上动点手脚,巧云在退休时就会遇到麻烦。

  邢建春作为保卫科科长,干啥啥不行,欺负人第一名,他晕血,但他不晕权力,哪怕是手上只有一丁点权力,但他能用来嫁祸王阳欺负王响,他就很享受那样的快感。

  很多人吐槽说王响最后不应该原谅邢三,显得太圣母。

  但我恰恰觉得,王响原谅邢三,是处妙笔。

  那些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人,不常常如此吗,很苦很善良,遭遇了命运的不公,却总是选择原谅。

  把原谅拍出来,我们这些观众才能意识到,有些事情无法原谅。

  北境永不遗忘。

  《漫长的季节》结尾,王响喊着:

  往前看,别回头。

  一句话,令人百感交集。

  王响可以不回头,但我们不能不回头看看过去发生的事情,也的确有人回头看了,也用文学或影像的方式让更多的人一起回头。

  于是,就有了《漫长的季节》。

免责声明:网站中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!

备案号:ICP备11111111号 联系方式:cctvzxgz@163.com